• 國鴻氫能謀求港股上市,三年累虧10億,嘉興國資能否帶它起飛
    來源:界面新聞2022-11-25 10:56

    國內最大氫燃料電池龍頭國鴻氫能于11月22日晚間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期望通過融資擴大產能。

    資料顯示,國鴻氫能成立于2015年,總部位于廣東云浮,主要從事氫燃料電池電堆、氫燃料電池系統的生產和銷售。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從氫燃料電池電堆出貨量來看,公司自2017年至2021年連續五年排名第一;在氫燃料電池系統出貨量方面,公司在2021年排名第一。

    不過,在行業激烈競爭下,國鴻氫能也面臨經營活動現金流大出血、毛利率大幅下滑、至今尚未盈利等困境。

    價格戰興起,三年累虧10億

    上半年以來,氫能行業熱度不減,股權融資延續去年以來的火熱,融資事件達到21筆,融資金額為15.9億元,融資數量和金額分別同比增長50%和137%。

    這樣的背景下,國鴻氫能也迎來業績的爆發。2019-2022上半年(以下簡稱“報告期內”),公司營收分別實現3.63億元、2.27億元、4.57億元和1.9億元。

    盡管如此,也未使其實現盈利。各報告期,公司只有2019年凈利潤為正,盈利2120萬元。2020年至今年上半年,分別虧損2.21億元、7.03億元和1.51億元,虧損缺口越來越大。累積下來,報告期內公司虧損已超過10億元。

    一方面,業績雖然大幅增長,但營業成本也逐漸攀升。報告期內,營業成本分別為2.55億元、2.19億元、3.3億元和1.55億元。

    作為資本密集型行業,氫能電池的研發、生產處處“燒錢”。除了售前,售后也有不小開支。國鴻氫能介紹,通常為氫燃料電池產品提供五年或20萬公里的有限保修期,對氫燃料電池電堆及氫燃料電池系統的保修主要覆蓋測試、維修或更換故障部件。

    各報告期,光是保修撥備公司就分別花費890萬元、1140萬元、1160萬元及820萬元。

    “保修撥備可能不足以完全覆蓋未來保修索賠?!彪S著銷量大幅攀升,國鴻氫能也對售后有所顧慮。

    另一方面,隨著行業內卷加劇,氫燃料電池電堆的平均價格逐年走低,商家紛紛打起價格戰。2020年10月,國鴻氫能發布的鴻芯GI電堆產品最低價達到1999元/千瓦,成為第一款價格低于2000元的電堆產品。一個月后,氫璞創能又以新品1699元/千瓦的價格打破國鴻氫能的低價紀錄。

    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顯示,2017-2021年,國內氫燃料電池電堆平均價格由約10500元/千瓦下降至約2400元/千瓦,復合年增長率約為-30.9%;氫燃料電池系統則從約16400元/千瓦下降至約5100元/千瓦,復合年增長率為-25.3%。

    根據招股書,國鴻氫能的兩種主要產品單價也大打折扣。截至上半年,氫燃料電池電堆單價為1554元/千瓦,相比2019年3440.7元/千瓦減少超過五成;氫燃料電池系統從15213.1元/千瓦下降至4117元/千瓦,價格不到原來的三成。

    在價格戰下支撐起來的業績也像一場“虛火”?!霸谀軌颢@得足夠的采購訂單并將銷量擴大到使我們能夠盈利的規模經濟水平之前,我們仍可能會繼續蒙受虧損?!眹櫄淠芴寡?。

    產能利用率不足,仍擴大產能

    哪怕是市占率冠軍,國鴻氫能依然面臨市場支撐不起盈利的問題。

    目前,國內氫燃料電池商業化仍處于早期階段。直至2019年,氫能才被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相比于鋰電池車輛“攻城略地”,氫電池車輛的應用范圍相差甚遠。據國鴻氫能介紹,產品主要應用于公交、重卡、物流車、叉車、軌道交通和船舶等運輸工具。截至招股書發布日,公司已有近5000輛氫燃料電池商用車實現交付,這一數字放在下游整車市場中可以說是微不足道。

    而從基建來看,截至上半年,國內建成加氫站超270座。同期全國充電基礎設施累計數量已達到391.8萬臺。氫電池汽車想要成為主流仍是“黃粱一夢”。

    加上行業的季節性明顯,國鴻氫能產能利用率并不高。報告期內,柔性石墨雙極板利用率為21.1%、43.6%、66.7%和68.6%;氫燃料電池電堆為21.1%、27.2%、78.8%和48.6%。

    即使是逐漸成為營收大頭的氫燃料電池系統,2020年起其利用率僅29.6%、61.1%和20.5%。

    各報告期,公司毛利率分別為30.4%、3.5%、27.9%、18.6%,呈現劇烈波動。

    但為了保持競爭優勢,公司依然在多個地區新建生產設施。

    根據招股書,最新投資為嘉興市(二期)項目,主要用于氫燃料電池電堆及氫燃料電池系統,預期產能氫燃料電池電堆50萬千瓦、氫燃料電池系統5000套。這一工程是國鴻氫能成立以來花費最大的項目,將產生開支6億元,預期2024年上半年開工。相比之下,之前投資力度最大的重慶項目花費也僅3億元。

    廣東云浮轉戰浙江嘉興

    將投資最大項目落子在浙江嘉興,也跟國鴻氫能背后引入新股東息息相關。

    國鴻氫能前身為廣東國鴻氫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今年3月改制為股份有限公司之前,一直以有限責任公司的形式經營。

    今年9月,公司新引入兩名股東,分別為嘉興國鴻氫港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嘉興氫港”)和寧波鼎暉弋禺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鼎暉弋禺”)。

    兩個新股東分別向公司投資5億元及4630萬元,用于認購3414.38萬股股份,每股股份投資成本為16元,亦是幾輪投資中的高峰。

    招股書顯示,嘉興氫港和鼎暉弋禺注資金額分別為3125萬元和289萬元,余下金額錄入資本公積;股權比重分別為7.13%、0.66%。

    雖然持股占比不算前列,但新股東的分量很重。天眼查數據顯示,嘉興氫港由浙江氫能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持股99.99%,而浙江氫能實控人為嘉興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嘉興國資成為國鴻氫能新股東 圖片來源:天眼查

    引入嘉興國資后,國鴻氫能馬上將公司名稱變更為國鴻氫能科技(嘉興)股份有限公司,注冊地也由廣東云浮改為浙江嘉興。

    作為浙江氫能資源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和首批燃料電池汽車城市群成員,嘉興在發展氫能方面在國內屬于領頭羊之一。

    今年7月,嘉興港區印發最新氫能產業發展扶持政策,提到對落戶嘉興港區的氫能產業關鍵零部件或終端產品項目進行大額度補貼:總投資1億元以上、5億元以下的,按設備投資額的10%給予補助;5億元以上則按12%給予補助。

    大力的扶持引起了國鴻氫能的興趣。天眼查顯示,目前國鴻氫能最新地址就位于嘉興市港區杭州灣新經濟園。

    實際上,從成立伊始,國鴻氫能背后就有國資“撐腰”,其產品順利向市場鋪開也離不開國資的加持。

    2015年,國鴻氫能和廣東佛山(云?。┊a業轉移工業園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浮產園”)共同投資成立國鴻氫能源,云浮產園的實控人為佛山國資委。不久后,公司就收到當地政府300輛氫燃料汽車的訂單。

    2019-2021年,在云浮產園的擔保下,國鴻氫能還從云浮產園子公司云浮市云能氫能產業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獲得3.94億元、3.94億元和7880萬元的長期貸款。

    除了擔保借款,還有政府補貼。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國鴻氫能收到的政府補助分別達到1026.9萬元、571.1萬元、524.9萬元和541.9萬元,合計超過2600萬元。

    盡管如此,也未能讓國鴻氫能免于現金流大出血的狀況。各報告期,公司經營活動現金凈流出1368.7萬元、8663.1萬元、5.6億元和4741.9萬元。

    責任編輯: 李志強
    聲明:證券時報力求信息真實、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質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報”官方APP,或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了解股市動態,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
    網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言
    發送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報立場
    暫無評論
    為你推薦
    時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視頻
      換一換
      任你玩人免费视频_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_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69影视_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