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4ocyy"></acronym>
<rt id="4ocyy"><small id="4ocyy"></small></rt>
<tr id="4ocyy"><optgroup id="4ocyy"></optgroup></tr>
創新藥企深陷多重挑戰 新形勢下如何“攻”與“守”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作者:季媛媛2022-11-15 08:17

為了進一步推動生物醫藥產業作為生物經濟戰略性產業,保障生命科學基礎前沿研究持續活躍,加速生物技術革命浪潮席卷全球的同時融入經濟社會發展,2022上海國際生物醫藥產業周11月14日至18日在上海拉開帷幕,這是上海加快打造生物醫藥世界級產業集群的重要舉措和重大平臺。

在生物醫藥產業周期間,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凱先在中國生物技術與醫藥創新論壇上介紹,過去,針對同一個靶點,我國自主研發的新藥上市通常要比國外“First-in-class”藥物落后5年以上,自主研發的藥物作用新靶點、新機制和在此基礎上發展的“First-in-class”新藥基本空白。我國醫藥行業在過去產業集中度低、低水平重復,缺乏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企業。近年來,隨著創新實力的提升,國產創新藥與國外“First-in-class”藥物研發差距逐漸縮小。

“這也要求,新形勢下要妥善把握生物醫藥創新轉化的‘攻’與‘守’。特別是在當下大環境‘熱點不熱’,倒逼企業不要去追逐熱點,踏踏實實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企業要有‘自我造血能力’,推進臨床進度,盡快走市場化路線。生物醫藥企業需要精于自身產品質量,滿足國內臨床科研需求,實現逐步出海?!标悇P先說。

聚焦創新挑戰

目前,中國已經邁入“十四五”時期,高質量發展成為市場發展的主旋律。而生物醫藥作為我國“十四五”規劃中戰略性新興產業的主攻方向,更是成為推進健康中國建設的重要支撐點。但創新并非易事,生物醫藥產業具有高技術、高附加值的特點,從研發到上市的不同階段都面臨諸多挑戰,急需得到支持。畢馬威(KPMG)發布的《2022年中國創新藥企發展白皮書》指出,目前中國創新藥企受制于研發、商業化與資金三方面壓力,陷入困局。

陳凱先也指出,我國創新藥物研發存在四方面的瓶頸和短板,具體而言:

一是,原始創新待進一步加強。國內生命科學和生物醫藥領域基礎研究薄弱,原始創新知識供給與轉化不足,而新藥專項對早期的基礎研究支持力度不夠,原始創新成為新藥創制的薄弱環節。

二是,技術鏈“卡脖子”瓶頸問題亟待解決。關鍵試劑、儀器與裝備自主創新能力不足,依賴進口,存在斷供風險;藥物開發數據庫嚴重依賴國外資源,技術和資源儲備不足,自主創新意識不強,風險防范意識不夠。

三是,創新體系作用待進一步發揮。部分平臺的技術服務和開放共享作用尚未充分發揮、協同創新的體制機制尚不健全,技術支撐作用有待進一步增強。

四是,創新的政策環境有待優化。遺傳資源審批、倫理審查等仍然是制約環節,進入醫保和招標采購等政策尚未落地,臨床試驗激勵機制缺乏,臨床試驗能力和質量有待提高。

在各種不確定的因素影響下,中國的生物科技公司如何走出困局?一系列問題亟待突破。

安永大中華區生命科學與醫療健康行業聯席主管合伙人吳曉穎指出,中國生物科技公司需要聚焦真正具有技術壁壘的優勢領域和臨床資產,只有這樣的產品和服務才能被資本認可并獲得投資,中國的生物科技公司正在回歸其生物科技公司本質。

從管線策略來看,大部分生物科技企業都尚未實現盈利,在融資寒冬下,生物科技企業的現金儲備直接影響企業能否良性發展甚至生死存亡。生物科技企業資金需求已十分迫切,公司需要重新審視創新藥研發各階段管線布局。

“所謂價值就是滿足剛需且短期內不可被取代,只有這樣的產品和服務才能被資本認可。生物科技公司需要砍掉那些價值似是而非的管線,聚焦真正具有技術壁壘的優勢領域和臨床資產?!眳菚苑f表示。

這也是由于目前很多市場化資本更愿投入于靶點明確且能快速上市的產品。眼下,多數資本和企業都不得不放棄急功近利,轉而更加關注研發長期布局,加強基礎科研和投入,新機制和新靶點的開發。如此,倒逼創新藥企避開同質化競爭,努力邁向“原始創新”的階段,加強“First-in-class”創新藥的研發,加強國際合作避開擁擠賽道,注重未滿足重要品種研發。

精準選擇賽道

目前,大部分生物科技企業都尚未實現盈利。在融資寒冬下,生物科技企業的現金儲備直接影響企業能否良性發展。生物科技企業資金需求已十分迫切,因此,公司需要重新審視創新藥研發各階段管線布局。

對創新藥企而言,精準選擇賽道也極為關鍵。眼下,盡管合成生物學、腦機接口、生命科學、數字醫療等領域并非剛剛出現,但似乎已在短時間內成為新一輪的風口,成為諸多企業布局的重點。

吳曉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合成生物學、腦機接口、數字醫療等領域在技術上出現了突破。而在新一輪整體估值回調后,投資輪機邏輯的改變在于,未來的投資環境存在很多不確定性,所以整個投資市場都會從原先的長周期和高風險的創新藥的賽道后撤。

“但是大家也可以看到,短期之內市場上的資金還是相當充足的,應該說沒有減少,所以就會涌入技術上存在較大突破的可能性,且市場需求確定存在的一個賽道。從這個角度看,(我們)也可以認為投資的邏輯或者是投資的喜好,正在得到一個修整,資本在不同的賽道之間進行轉換?!眳菚苑f說。

實際上,過去十年中國生物醫藥行業的參與方,包括投資人,都是在一個新興的市場做一個新興的行業,快節奏地追趕創新技術和產品。新一輪的市場調整后,行業從業者不斷放慢腳步,有機會去總結過去十年的經驗,并隨著市場的變化調整投資的策略與方向。

安永生命科學與醫療健康行業合伙人李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指出,像腦機、VR等這些前沿科技,需要有復合的知識背景才能理解底層的技術,是芯片、算法、動力學、臨床醫學、康復醫學等各學科的交叉。所以,投資團隊與創業團隊一樣,將來應該是復合型人才聚集的組織。

“經過一批科學家創業的實踐,未來看一個創業團隊是否具有競爭力,不僅要看他們的技術背景是不是夠硬、是不是復合的技術背景、是不是擁有多樣的技術專家,也需要去看其是否有懂運營、能夠持續融資、擅長經營管理的成員。大家分工合作,各顯神通,才能帶著團隊往前走?!崩罾蛘f。

通過不斷地創新布局,以及市場大浪淘沙后,一批能經歷風雨、應對變化、綜合實力強勁的優秀企業將會逐漸涌現,帶領中國創新藥走向新的時代,走向全球市場。

作為本土創新藥企的代表之一,來凱醫藥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呂向陽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20多年的制藥生涯中,他目睹Biotech公司多次的起伏周期,這是非常正常的。當前生物醫藥行業的確進入了“冰河季”。盡管市場潮起潮落,但也阻擋不了真正有成就的公司和具備新藥研發能力的團隊。

“創新之路從來不會一帆風順,此時做藥人更應該回歸初心,專心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耕耘,做出對患者有益的產品?!眳蜗蜿栒f,新藥研發是“人+資源+時間”的結合體。行業的共識是,一個新藥的上市有兩個“10”——10億美元的資金和10年時間。

呂向陽還表示,“作為創新生物醫藥企業,我們堅定、堅守;我們也期待政府和投資者,著眼于長遠、逆勢而上,一起來做‘時間的朋友’?!?/p>

責任編輯: 李志強
聲明:證券時報力求信息真實、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質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報”官方APP,或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了解股市動態,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
網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言
發送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報立場
暫無評論
為你推薦
時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視頻
    換一換
    任你玩人免费视频_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_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69影视_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