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4ocyy"></acronym>
<rt id="4ocyy"><small id="4ocyy"></small></rt>
<tr id="4ocyy"><optgroup id="4ocyy"></optgroup></tr>
鄒潤芳:未來中國制造業發展機會集中在碳中和領域和硬核科技突破
來源:新財富作者:杜冬東2022-11-09 20:00
(原標題:制造立國,“硬科技時代”的機械行業第一個三連冠鄒潤芳:未來中國制造業發展機會集中在碳中和領域和硬核科技突破)

工科背景進入證券研究行業、豐富的研究積累,讓鄒潤芳迅速脫穎而出。自2011年首次獲評新財富最佳分析師后,他總共獲得5次第一名,這在周期變化頗大的機械行業實屬不易。

在逾10年的研究生涯中,鄒潤芳不僅建立了自己的行業研究框架,也積累了成體系的研究和管理心法。2021年4月,他出任中航證券總經理助理、研究所所長,走上管理崗位。

在鄒潤芳看來,國內券商分析師的研究方法論和深度很多方面已經超過了國外同行。盡管在證券研究領域,綜合性券商優勢顯著,但中小券商也可以做出自己特色,中航證券致力于做精品特色的研究,深入產業,推動證券研究和服務的差異化。

來源:新財富(ID:newfortune)

作者:杜冬東

原標題:《中航證券鄒潤芳:胸中有丘壑,筆下有乾坤》

“兩條路分叉于樹林里,我選擇了一條更少人走的路,這使得一切都不一樣?!泵绹娙肆_伯特·弗羅斯特1915年在《未選擇的路》中起筆的句子,成為許多人在人生抉擇時的寫照。

胸中有丘壑者,筆下必有點墨。2009年春天,從上海交通大學獲得工學碩士學位的鄒潤芳,站在職業選擇的十字路口。在同學們紛紛加入騰訊、阿里巴巴、華為等名企從事技術研發,融入互聯網科技熱潮,或去政府、軍工科研院所等單位就職的背景下,因為內心興趣使然,他卻選擇加入光大證券研究所,成為一名機械軍工行業分析師,也是班上唯一一個金融從業者,同時以另外一種形式支持產業發展。

尊重內心、無悔選擇,鄒潤芳往后的人生注定擁有不一樣的精彩。

早在2007年,中國制造業增速連續20年居世界首位,吸引了眾多資金、人才投身其中,機械制造業更是進入大擴張的階段。盡管此后的國際金融危機一度沖擊了這一行業的發展勢頭,但這波大浪淘沙,也為中國制造業向高端轉型升級埋下了伏筆。

十余年后的今天,中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的比例接近30%,超過4萬億美元,中國以絕對的規模優勢,坐穩了“世界工廠”的地位。在中國制造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鄒潤芳以獨特的行業視角,深入產業的研究方法,見證了這段歷史進程,其研究成果在業內產生了廣泛影響,并5次獲得新財富最佳分析師評選機械行業第一名,2021年4月,鄒潤芳履新中航證券總經理助理、研究所所長,轉身管理崗位。

01、機械行業第一位“三連冠”

在華爾街,數理和科技專業背景的人才格外搶手。雇主普遍認為,理工背景的從業者在數學、邏輯思維、數據分析、建模和計算機上相對更強,而這正是金融類工作所需。隨著投資研究越來越注重精細化和專業化分工,中國的金融行業也不再是經濟學背景的畢業生可以通吃的時代。

時間回到10余年前,中國互聯網行業正身處另一場深刻的革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豐富其產品和組織,進入BAT、華為、聯想等企業從事技術開發,是眾多青年人心之所向。但在此時獲得工科碩士學位的鄒潤芳,選擇從工科跨界進入金融證券市場,彼時金融行業踏上了成長的“風口”——10余年間,中國資管規模翻了近10倍,公私募基金蓬勃發展,證券研究行業人員規模、分倉傭金收入亦迎來大爆發。

對于當初的另辟蹊徑,鄒潤芳稱,“是興趣讓我選擇了從事金融行業”。而他分析師職業生涯首站落腳于光大證券研究所,原因是這里“工作氛圍特別好,當時的所長、資深首席都給了我們這些年輕人很多指點”。

此后,鄒潤芳轉入中國銀河證券研究所,2011年,作為團隊成員,首次獲得新財富最佳分析師評選機械行業第三名,2012、2013年連續獲得該領域第一名。

2014年,鄒潤芳加入安信證券,負責機械軍工行業研究,迅速建立起了安信證券在制造領域研究的市場影響力,當年,鄒潤芳帶領團隊奪得評選第三名,這也是安信證券在機械研究領域的首次獲獎。隨后的2015、2016年,鄒潤芳帶隊兩度獲得該領域第一名。

彼時,總部位于武漢的天風證券正備戰A股IPO,并緊鑼密鼓籌備研究所。2016年下半年開始,市場上多位明星分析師陸續加盟天風證券。由于在軍民融合、智能制造、新能源裝備、高端裝備制造等多個領域有較深的產業和資源積淀,鄒潤芳也被邀請加盟,擔任天風證券董事總經理兼研究所副所長。至2017年,鄒潤芳也完成了機械行業三連冠,后來鄒潤芳意愿漸漸淡出評選,更注重培養人才,持續輸送了一批優秀的年輕分析師到買方和賣方機構和一級投資機構。

“新財富評選史上,我們也是第一個在產業周期變化很大的機械行業,能夠獲得‘三連冠’的團隊。同時,我也是比較幸運的,公司和團隊給的助力很大,還有上市公司和客戶的支持?!编u潤芳的自信溢于言表。

在競爭激烈的賣方研究市場,證券公司正探索差異化之道,各家研究所管理風格不一,側重點各有不同??陀^而言,不同研究所的從業經歷,令鄒潤芳能汲取各家精華?!拔乙舱业搅艘慌就篮系幕锇?,在相互切磋中獲得了能力的提升,同時也一直追求做更有意義的事情?!?/p>

“分析師的技能培養,類似于建房子時要打好基礎,唯有行穩,才能致遠?!编u潤芳感慨。他認為,做好這一行,要發自內心地熱愛,要有平臺思維,真誠地與同行、企業家和機構客戶交朋友??吹唐诘睦?,追求長期價值。從業10余年,他的職業生涯基本沿著這一條主線前行。

02、“硬科技時代”的機械研究

機械是經濟參與度最高的行業之一,其關聯的細分子行業近30個,具有“多而雜”的特點。

由于機械行業是典型的中游制造業,鏈接上下游,且下游行業的景氣度變化各異,有基于成長的,也有基于周期的,投資研究需密切關注下游景氣度和周期變化,及行業主流的資本開支計劃。但在龐大的中國制造行業,每年都能找到高增長的投資機會和業績到達拐點的優秀公司。

回溯歷史,機械行業的研究整體走向成熟大致是在2011-2014年、2016-2017年。期間,A股投資風格從“炒新炒小”、單邊追逐成長(含主題概念)股,到真正經歷周期的變化,走向精選價值股。機械領域的研究也隨之而變,證券分析師、基金經理開始更加精準地理解產業的周期變化對個股的業績波動和行業估值的影響,以及優秀的制造業公司在每一輪周期中變得更強大的邏輯。

在逾10年的研究生涯中,鄒潤芳建立了自己的行業研究體系,一方面是總結了中國制造業的投資周期;另一方面是研究過程遵循“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產業鏈分析框架。

鄒潤芳一直特別強調建立研究框架,認為用產業周期研究框架,能夠解釋不同門類的裝備制造業供需與估值體系變化的邏輯;同時,裝備行業二級市場最好的機會,通常是EPS和PE雙擊的投資機會,類似于2012-2015年的機器人、2017-2019年的鋰電設備、2020年至今的光伏設備、軍工等賽道所出現的。

這一研究框架,對于擅長從宏觀層面觀察政策與產業的周期投資者,和擅長從行業層面把握行業發展趨勢、挑選成長股的分析師都大有裨益,其強調了不同周期的進口替代和全球化的重要性。

“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產業鏈分析框架,則強調將宏觀總量與政策研究、中觀行業趨勢變化分析、微觀個股跟蹤等相結合,并運用邁克爾·波特的“五力模型”分析比較,將大量與產業專家交流的結果與財務模型預測相結合,堅持專家指導產業和獨立的財務分析原則。

鄒潤芳表示,將前述兩方面的框架結合,基本能夠篩選出行業內大多數的精英公司,或者產業周期大幅向上的階段性龍頭,有利于投資人深化對上市公司業績和估值的理解。

豐富的機械行業研究經驗,讓鄒潤芳積累了成體系的研究管理心法。他表示,就機械行業而言,成熟的分析師會平衡成長和周期的關系,做模型不會線性外推,更能看透企業的商業模式和核心競爭力,對上市公司不同的EPS下應該給予多少PE倍數的理解更加到位。

鄒潤芳表示,剛入行的研究員通常都傾向于研究成長股,捕捉不斷演變的新技術與新事物。但對于成為成熟的制造業分析師而言,必須經歷一到兩輪產業的周期,才能夠深刻理解“經歷了周期下行之后的企業發展態勢”;甚至還要去了解大宗商品期貨,這與制造業的成本高度相關,有可能決定一些能源和大宗商品生產裝備的投資景氣度。

過去數年,硬核科技和戰略性新興行業日漸受到資本市場的追捧。

“我們很早很深刻地感受到硬核科創時代的到來,資本市場對高景氣賽道行業和公司的期待很高?!编u潤芳表示。

國家統計局2022年1月26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我國科技創新能力持續增強、研發投入再創新高,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投入達2.79萬億元,同比增長14.2%;2020年該數據為2.44萬億元,同比增長10.2%,增速提高了4個百分點。

這一數據的變化,背后是國家政策和社會共識的合力,也折射出中國制造業正在步入“深水區”,許多企業不得不通過科技創新尋找新動能。

深度卷入硬核科創時代浪潮的行業,既有進入第二輪大發展周期的光伏和風電,也有超常規擴張的鋰電池,還有期望快速突破封鎖的半導體設備和材料,以及無數賽道上的新技術應用,比如一體化壓鑄、熱管理、節能設備等。

鄒潤芳認為,這波浪潮源自于國家和社會對科技創新的需求,有的是“舊瓶裝新酒”,而有的在國內是全新的事物。通常而言,高景氣度帶來高估值的同時,也必然導致相關板塊的波動性增加。對機械行業分析師而言,機會與挑戰并存。在新環境之下,如何理性地理解和深化研究工作,至為重要。

03、從分析師到管理者

回顧10余年的賣方研究生涯,鄒潤芳認為,堅守研究的本質及系統的方法論是做好證券研究的基礎。

比如,堅持深度研究,挖掘真正好的資產和股票,對好的資產要有一定的定價能力;同時要能洞察行業的趨勢和規律,不可“人云亦云”,要敢于引領同業,發出創新觀點;堅持產業鏈研究方法,擁抱產業,做到金融服務實體,和企業家做朋友;有廣泛的社會資源和很強的專業活動能力;“愛惜羽毛”,打造品牌力,打造平臺。

隨著行業競爭日趨激烈,賣方研究市場也面臨著商業模式單一和研究內容同質化的問題。鄒潤芳認為,這是市場總量和投研發展周期到了一定階段后,對于專業化、深度研究的一種需求,同時,對投研的反饋速度要求也越來越高。因此,賣方市場的競爭,本質上要求的是“深度研究”和“快速響應”,而不應該通過堆服務的方式來解決。

2021年4月,鄒潤芳履新中航證券,出任中航證券總經理助理、研究所所長,正式轉身管理崗位。對職業生涯新的一站,他表示,“我很激動能夠加入到這個國家戰略性行業和公司中,我們未來將著力打造精品特色研究所,為新時代航空強國建設貢獻一份研究力量”。

中航證券是中國軍工央企下屬唯一券商,其母公司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下屬有20余家境內外上市公司,涉足諸多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的重點方向。中航證券近幾年以內部培養和外部引進相結合的方式破解人才瓶頸,截至目前,中航證券研究所在職總人數超50名。

特殊的股東背景下,中航證券研究所定位為做精品特色的研究,深耕航空主業,參與航空工業資本運作,形成軍工券商品牌特色。其軍工、先進制造等新興產業研究受到業內認可,2019年分倉傭金一度漲幅高達2735%,漲幅行業排名第一;為上升最快的研究所之一。近幾年中航證券研究所在公司“投研引領”的方針下,在創新的指數設計和ETF產品設立、深耕產業鏈研究、服務市場和戰略客戶等研究服務等多方面取得了很大的進步,走出了一條差異化發展道路。

在鄒潤芳看來,研究業務是券商發展的護城河,是證券公司大機構和大投行投資業務的起點和終點。以專業的研究能力發現業務機會,并實現有效轉化,通過充分挖掘企業價值,將研究嵌入證券公司各業務條線,全面提升對市場客戶的服務質量,使券商業務真正形成閉環。

“研究所為資本市場發展培養了很多人才,可以非常負責任地講,國內券商分析師的研究深度很多方面已經超過了國外同行?!编u潤芳稱,分析師是個很重要的中樞環節,鏈接產業和資本市場兩端,券商研究在資產定價、行業和公司研究、全球經濟和流動性研究等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資產挖掘、資產定價等方面成為了資本市場的“大腦”,引導資金流向。

鄒潤芳表示,伴隨中國資本市場大擴容,上市公司群體和機構投資者隊伍發展迅速,分析師應當更多地成為產融結合的橋梁,成為產業和企業經營的戰略專家。

比如,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的資源非常豐富,在科技和制造領域有許多優勢,而中航證券的分析師團隊也有不少來自產業領域,研究所可以通過深度研究和服務,更好地支持中國軍工資產證券化,梳理集團的產業鏈自主可控工程等,支持實體產業發展。

“通過深度研究與科創共成長,掌握資本市場規律,形成前瞻性的研究成果,才能把個人發展和國家戰略脈搏聯系互動起來?!编u潤芳表示,10多年前從工科跨界金融之路,他一直在以另一種方式參與產業進程。

對話鄒潤芳:高端制造應聚焦高附加值技術與碳中和

01、制造業核心技術關系國家產業鏈安全

新財富:機械制造進入硬核科創時代,您如何評價這一行業在經濟中的意義?

鄒潤芳:中國是制造業大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跟核心技術的自主可控,始終是我們國家最重要的一項國策。

首先,機械制造行業本土化是一個重要的趨勢,也是經濟的基本盤。全球凡是發展制造業的國家跟地區,歷程都是一樣的:先是來料加工,再進行組裝,之后慢慢提升到精密制造和自己生產核心裝備,整體都是由開始的眾多核心技術對外依賴,再到依靠自己。我們國家的勞動力等生產要素成本在上升,所以慢慢地,有一些低端、高能耗的制造業可能要轉移到國外,而那些高毛利、高附加值的核心裝備則在不停地轉型升級。

第二,機械制造行業對國家產業鏈的安全是非常之關鍵的。我們當然不希望很多關鍵的裝備造不出來,也不希望有很多核心技術完全依賴外國。一些核心技術的自主化要持續加強,國家的產業鏈安全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02、中國制造業走向規?;?、集中化和專業化

新財富:怎么看中國制造業中長期發展趨勢?

鄒潤芳:中國制造業有三方面的趨勢。

第一,越來越大。改革開放40年來,很多企業經過多年發展,特別我們國家有很龐大的消費群體跟產業的縱深,還有多年積淀的工程師紅利,很多的制造企業由原來的作坊到在國際上嶄露頭角,甚至在很多領域超過全球一半的市占率,比如我國光伏制造大概占全球市場份額的80%-90%,家電全球占比也是80%-90%,鋰電池占全球的半壁江山,工程機械也應該是占到全球的一半以上。

第二,整體在走向集中,供應鏈也在走向集中。集中帶來龍頭企業的議價能力增強,一些地區會圍繞自己的產業龍頭衍生出產業集群,比如,長三角汽車、光伏、半導體等產業特別強。發展制造業,并不是簡單投錢就可以的,而是需要一定的產業集群。如果再加上產業基金支持的話,這個產業的競爭力就會因為杠桿效應而放大。

第三,大而圖強。隨著越來越多的產業發展壯大,也產生了越來越多的世界級大公司,過去這些公司可能更像一個組裝工廠,內核都是進口的或者采購外資國內工廠的。這些年慢慢地積淀,特別是加上國內資本市場的助力,賺了錢以后,它們開始愿意投入研發,去掌握核心技術。

03、高端制造發展路徑:從國產替代到出海

新財富:未來一段時間,中國高端制造企業有哪些發展方向,呈現何種特點?

鄒潤芳:未來中國制造業發展主要集中在兩個方向:第一,碳中和領域,主要是新能源的需求;第二,硬核科技。企業可以圍繞這兩個方向去做文章。

現在二級市場制造業中,高估值的是什么公司?半導體相關的設備材料,包括光伏發電設備和制造設備、鋰電的核心裝備,還有自主可控的關鍵零部件等。

為什么市場愿意給這些公司和板塊高估值?就是因為它們代表未來。

所以我認為,未來中國制造企業的發展方向應該也大部分聚焦于這些領域??傮w看,這些領域會呈現幾個特點。第一,由原來的集成組裝慢慢變成核心裝備自主化,原來很多核心的材料都靠進口,未來中國跟海外會平分秋色。第二,完全自主化以后,我們生產的裝備又好,效率又高,會開始搶占海外的市場,這是中國很多裝備企業做強、做大的常規路徑。材料行業的門檻會稍微高一點,相對更難一點,高端的材料還是掌握在歐美日韓手里,我們目前要盡量實現國產化,估計在材料領域,我們以后也會逐步跟海外廠商平分秋色。

04、制造業企業家要善用技術、平臺和資本

新財富:結合近幾年國內制造業的最新發展趨勢,您會給行業中的企業家什么建議?

鄒潤芳:建議不敢談,企業家都是各自領域非常強的專家和超級資源整合者,我只能站在多年參與者的角度分享一些看法。

第一,守正出奇。同樣兩家公司,10年前大小一樣,做的東西也差不多,為什么10年后有一個變得越來越大,另一個停滯不前甚至被淘汰離場?通過比較研究,我認為,企業家首先要想明白,要把自己的基本功、底盤做得很扎實。一定要密切關注自己當前行業的技術變化,不要像膠片企業一樣,被時代無情地拋棄了。

守住基本盤的同時,要抬頭看天,看清楚自己原有產品有沒有新技術的迭代、新產品的拓展、跨領域的拓展機會等,要跟得上時代的變化、技術的迭代。好多做裝備的企業,向下游擴展得很好,能實現從光伏到鋰電、從鋰電到氫能這種跨領域的擴張,就是因為順應了時代變化,而產品的原理性東西沒有變,這樣的企業就能做大做好。

第二,企業家要有平臺化、體系化的思維。小企業靠團隊,大企業靠體系、平臺。創業的時候,小企業打天下,可能有那么幾桿槍就夠了。但隨著企業不停地發展,面臨很多市場和技術的不確定性,要持續有新的理念、新的技術、新的產品來自我迭代,這個時候,只有擁有體系化、平臺化思維的企業,才能做大做強。華為、小米等已經做大的巨頭是不是都是這樣?

第三,企業家要善用資本,又敬畏資本。企業應善于利用資本市場,包括上市、融資等,有了資本市場的支持以后,企業的人才梯隊、資本厚度、團隊的凝聚力都會得到很大的提升,跟原來完全不是一個層次了。但是要謹慎加杠桿去投資一個自己不熟悉的領域。怎么利用好資本市場,服務于自己的產業,對于企業家來講,是非常迫切需要學習的課題。

05、小而美的專精特新VS跨領域快速迭代

新財富:國內機械制造企業與國外同行的異同有哪些?

鄒潤芳:第一,外國很多機械制造企業,可能幾十年就做一個類型的產品,或者一個領域的下游,比如德國就有很多所謂的“小而美”的企業。這是他們的一種文化,產品和技術做得很精,利潤也是不錯的,但他們做不大,中國制造業企業很少是這樣的。

中國制造企業基本上都是有很強的迭代能力,也有很強的危機感,很擅長跨領域擴張,最明顯的就是做光伏設備的跨領域做鋰電,再做氫能,甚至以前很多還是做汽車零部件的,跨界也做得很好。

第二,歐美的制造企業因為歷史原因,技術的積淀會比中國企業多一些。中國還處于很多關鍵的核心零部件和材料需要外購的階段。

第三,中國制造業競爭會更徹底。中國企業家想的是都終局即開局,即從有第一個想法開始,就會考慮到將來一定會有很多競爭對手,哪怕是很高門檻的東西,也必須做得又好又便宜,一開始的思路就是要以更高的性價比去打市場。

歐美的制造業企業競爭就相對溫和,很多時候,他們更愿意維持一個很好的平衡,不會輕易去打價格戰,中國的制造業價格戰則較為明顯。但這是個好事,反而加快我們的迭代,讓下游和人民群眾受益了。我們小時候黑白電視機要幾千塊錢,現在的屏幕比當年可能強了10倍,物價指數也上升了不少,但彩電價格是一樣的,這里面就有中國制造業企業的突出貢獻。

總體來講,我認為,中國跟國外制造業將殊途同歸,制造業做大了以后都要去出海競爭,所以,外國人也要慢慢地習慣跟中國人同臺競技。特別是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背景下,中國制造企業開始越來越強調產業鏈的自主可控了,我相信我們早晚會突破這些關鍵領域。

06、推進制造業外遷,有助于增強我國產業鏈韌性

新財富:您如何看待制造業產業鏈有向東南亞等地區轉移的趨勢?

鄒潤芳:在一個成熟的工業國家,產業鏈的遷移是很正常的現象。因為隨著中國的各種生產要素,包括資源成本、勞動力成本的持續提升,很多中低端的制造企業其實已經慢慢沒有盈利空間了,慢慢地在往南亞、非洲遷。然后,中國制造業開始往高附加值的產業、高端制造業升級,這是一個產業的轉型升級。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首先,產業往這些國家遷移,但很多供應鏈還在中國,這種情況其實加大了國內供應鏈的影響力。

其次,這些國家接受這些產業,培養了很多熟練的技術工人,也培養了很多有能力的供應商,對我們有階段性的價值,可以繼續服務我們更高附加值的產業。

第三,制造業遷移到南亞也好,非洲也好,更靠近消費地,有助于產業的持續發展。如果是國內企業外遷,則增加了我們國家的GNP(國民生產總值),對中國是個好現象。

第四,要辯證地看結果。如果我們能產生5元的價值,為什么要去消耗同樣資源,做只產生1元價值的產業?比如造一架比較大的飛機能賺幾億元,同樣的產值得生產多少雙襪子鞋子?

07、機械制造投資機會:高景氣賽道、超跌反彈和專精特新

新財富:二級市場的機械制造板塊未來主要的投資機會有哪些?

鄒潤芳:2018、2019,包括2020年,機會主要集中在核心資產,企業的阿爾法特別重要。2020年下半年開始到2021年,基本上集中在高景氣賽道的公司,投資者比較關注行業的貝塔值。到了2022年,經過一波比較大的調整后,我認為很多板塊估值的風險也釋放了很多,機會主要分為幾方面。

第一,高景氣賽道。調整以后,高景氣賽道可以優選。A股比較偏好成長股投資,產生了很多的牛股,我們就應該去好好地挖掘,這里面肯定有很多公司有持續的投資機會。

第二,把握行業反轉的機會。今年新冠疫情對行情影響比較大,大家也能感覺到經濟的下行壓力還是很大的。中央多次提到要用超常規手段來穩經濟,這種情況下,肯定會帶來復蘇或者反轉的機會,例如有些企業、行業觸底反彈了,股票又跌得比較多,這時候大家可以多關注高頻數據,從中找到政策帶來的行業反轉的機會,比如工業自動化、電氣設備、工程機械等。

第三,挖掘“專精特新”的機會。我們國家有很多地方還存在一些短板,要補短板,國家也在大力提倡“專精特新”,而“專精特新”有科創的底核,符合企業發展由小做大的邏輯。小企業,特別是一些有核心技術、在某些關鍵領域有自己獨特的技術和門檻的企業,如果能得到資本市場的支持,同時企業戰略得當,是有可能發展壯大的。在這個過程中,投資者就要去精挑細選,找到那些下游有可能會有爆發性機會的標的。我一直希望我們的研究員和基金經理們多關注這種機會。

08、高端制造業聚焦高附加值技術與碳中和

新財富:中長期看,對中國高端制造業的投資,有哪些重點方向是可以關注的?

鄒潤芳:中國的高端制造有兩個最重要的方向值得長期關注。

第一,科技成長股。這主要包括進口替代和產業升級兩方面。資本市場比較喜歡找到EPS有彈性的公司,這代表它的需求有確定性。估值有彈性,則代表它未來空間很大,或者它有特別核心的技術,或有很高的附加值。滿足這兩個鑰匙,就能看到很多有價值的方向,我們要在其中找到那些真正有核心技術的企業,它們會發展得很快。

第二,碳中和領域。大的投資機會都是來自時代的大脈絡,國家提出了“雙碳”目標,這個需求是很確定的,產業鏈長,產業體量巨大,肯定超過房地產,是10萬億甚至百萬億的市場,從產品到裝備到材料,都有很多機會。我們可以找到那些有核心技術的,或者在產業鏈中能快速地迭代,能快速切入進去放大的新技術、新產品、新商業模式,這種機會將來會越來越多,并慢慢地給大家帶來回報。

新財富:在投資高端制造業過程中,有哪些風險點值得注意?

鄒潤芳:第一,產業技術的迭代不可逆的變化導致需求萎縮帶來的風險。例如,新能源車在替代燃油車過程中,傳統的汽配行業可能面臨較大萎縮,在特定時期,這種風險大家是要回避的。

第二,經濟下行,有很多公司的業績肯定會低于預期。上市公司對經濟是很敏感的,如果業績很低預期、大家期望又很高的話,可能會帶來風險。

責任編輯: 高蕊琦
聲明:證券時報力求信息真實、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質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報”官方APP,或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了解股市動態,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
網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言
發送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報立場
暫無評論
為你推薦
時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視頻
    換一換
    任你玩人免费视频_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_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69影视_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