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訪遠翼投資裴耘:人形機器人賽道5年內體量有限,不宜過度炒作丨“對話投資人”系列(11)
    來源:創業資本匯作者:張淑賢2022-09-08 18:38

    編者按

    自從馬斯克宣布將在9月30日展示人形機器人原型機Optimus(擎天柱)以來,人形機器人這一賽道即引發市場廣泛關注。8月11日,雷軍搶先展示小米人形仿生機器人CyberOne(鐵大)原型機,更為機器人賽道添了一把火。

    相比二級市場概念股的持續上漲,人形機器人一級市場股權投資情況如何?人形機器人能否成為繼集成電路等硬科技產業后,又一個被一級市場追捧的新賽道?人形機器人產業目前一級市場投資存在哪些問題?

    本期《對話投資人》系列,證券時報記者對話遠翼投資合伙人裴耘。遠翼投資是由遠東宏信為主要發起方,由專業團隊管理的獨立產業投資基金,管理規模近百億人民幣,重點覆蓋科技與醫療行業的中早期投資,機器人作為遠翼重點覆蓋領域,迄今已在服務機器人、工業機器人、醫療機器人等板塊有深入布局。裴耘主要聚焦技術驅動類成長期項目投資,代表項目包括高仙機器人、珞石機器人等科技創新企業,加入遠翼投資前,他曾在軟銀賽富,GE Capital任職,期間主導和參與了總計過億美元的投資。

    在裴耘看來,機器人行業不是互聯網也不是新能源,當前依然是一個長周期、慢爆發、高壁壘且巨頭林立的行業,雖然未來前景可能十分廣闊,但五年內都不可能達到甚至接近半導體或集成電路賽道的量級,“不希望這個賽道因為過度炒作出現創業和投資的‘大躍進’?!?/p>

    短期內賽道能否成立且持續

    取決于擎天柱有多大驚喜

    證券時報記者:馬斯克和雷軍先后宣布布局人形機器人,帶火了這一賽道。在一級市場上,股權投資機構近期在人形機器人賽道上有什么動靜?您如何看待一級市場上投資人形機器人賽道?

    裴耘:其實早在7-8年前,受到本田Asimo人形機器人影響,VC就投資過國內第一波人形機器人企業,也誕生了以優必選為代表的獨角獸企業。這幾年,隨著波士頓動力的產品在朋友圈的傳播,人形機器人也開始越來越多地被大家所熟悉,國內也有大廠在很多年前就已經開始對雙足算法進行深入研究。到今年,馬斯克正式為人形機器人站臺,小米率先發布了樣機,不出意外在一級市場會再次形成一波投資主題。

    但賽道能否持續或火爆,很大程度可能取決于馬斯克即將發布的擎天柱在實際功能層面能展示出多少驚喜。我個人保持謹慎態度,坦白說并不希望這個賽道因為過度炒作出現創業和投資的“大躍進”,尤其是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僅因為國外科技大佬畫了個餅,國內就出現一堆跟風者帶著大量社會資源盲目涌入,這將會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證券時報記者:就整個機器人賽道而言,今年上半年,機器人產業的融資金額就超過50億元,投資機構中不乏一些頂級股權機構。這會給機器人行業帶來哪些變化?估值是否已有推高現象?

    裴耘:資本的持續投入對于賽道的發展和估值的上升毫無疑問有很強的助推作用。具體而言,在主流的工業機器人和新興的服務機器人兩大賽道,頭部項目的估值近兩年上漲明顯。但是今年開始受經濟環境和資本市場的影響,整體上升速度已有所下降。

    今年,因為頭部項目的估值效應和資本對于“機器換人”主題的認可,反而更多的融資發生在兩大賽道的次頭部甚至腰部項目上,投資人可能更傾向用相對便宜的價格投一個有機會趕超頭部,或者至少能夠顯著超越賽道beta的項目,基本上兩大賽道內具備一定實力的企業都已經獲得了融資,甚至包括很多體量還非常有限的特種機器人行業也獲得了資本青睞。

    如果從當前二級市場的可比角度看一級,估值確實已經偏高了。而站在一級市場的長周期角度看,只要頭部項目可以保持持續領先的市場地位,當前估值在3-5年后依然可以帶來非??捎^的回報。

    理論上人類活動空間

    就是人形機器人的市場空間

    證券時報記者:有人說人形機器人還是個孩子,甚至是個新生兒,在您看來,人形機器人目前處于什么發展階段?

    裴耘:從功能上來說,人形機器人確實還是個孩子,幾乎所有應用都處在早期探索階段。但另一方面,從年紀上說,人形機器人早已是個青年。今年被本田宣布正式放棄的Asimo項目,前后已經做了20年。而成立了30年的波士頓動力,先做四足狗后做雙足人,產品越做越好但公司卻被轉手得越來越快。谷歌2013年30億美元買來,拿了沒幾年賣給了軟銀,軟銀拿了3年又轉手,且僅以10億美元賣給了韓國現代。

    圖片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從當前階段上說,人形機器人毫無疑問處于早期,里程碑式的突破速度會以兩至三年甚至更久來計算。國內的速度可能會更慢些,看看小米的雙足機器人和7-8年前Asimo或者Atlas的產品差距就可以知道,今年投筆錢,明年就指望PPT里的機器人能大賣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

    這些已經能走能跑甚至能跳,能說話能持物甚至能搬運的人形機器人之所以始終無法走向市場, 核心原因還是基本不具備商業前提下的使用價值。一個可供參考的例子,在新能源領域,19世紀就已有了量產的電動汽車,時速70公里售價1700美元,但從誕生到真正實現商業價值,電動汽車實際經歷了一個多世紀。人形機器人走到今年,又會有什么不同呢?也許會有,也許沒有,期待Optimus至少能給一個初步答案。

    如果人形機器人賽道成立的話,肯定不會再需要百年時間,我們相信在更強大的算力與AI加持下,在更高效供應鏈配套的基礎上,相比于上一代人形機器人,這代會向更類人的尺寸與靈活度、更強的功率與續航、更豐富的擬人功能方向持續迭代。

    證券時報記者:當前的機器人行業與人形機器人的未來發展空間如何?

    裴耘:國內機器人行業目前整體是一個過千億的賽道。如果剔除實施與集成等部分的收入,就機器人核心的本體產品來說,工業機器人本體市場大概在200-300億元。商用服務機器人沒有特別權威的數據,實際估算大約在70-80億元。其中,商用服務機器人市場應該有接近一半是倉儲物流機器人及其配套方案,剩余部分則由農業植保、清潔、酒店餐飲、醫療以及迎賓導引類機器人等組成。如果再考慮到巡檢維護、消防搜救等特種機器人,大約還有小幾十億的市場規模,當前整體商用服務機器人的市場體量應在100-120億元之間,大約是工業機器人本體市場的一半。

    空間與增速方面,國內的工業機器人從復合增速看,大約能維持在10%-15%,從人機密度比來看,近幾年正處在一個快速的爬升過程,密度上限預計還有約50%的合理提升空間。但隨著以協作機器人和小六軸為代表的輕型機器人產品迭代,空間上限可能會有大約5%-10%的增幅。結合考慮國家對于制造業的高度重視和實際的轉型升級需求,我們預計整個工業機器人的基礎場景會繼續擴大,疊加上現有增速后,預計整個市場在5年內可以翻番達到整體超過2000億,本體市場達到500-700億的規模。而對于歷史增速就超過20%的服務機器人市場,由于潛在場景豐富而當前滲透率又低,市場空間將更多取決于行業龍頭的產品突破而非市場上限,因此我們會對服務機器人市場的整體規模更加樂觀一些,預計5年內可以達到整體400-500億的規模。

    人形機器人未來市場空間在估算上可能會有點另類,理論市場巨大,真正的目標市場大小很難討論。因為人形機器人本身已經脫離了傳統討論的機器人范圍,這個產品的終局其實是就是一個無限擬人的加強版人類,更強壯也更聰明,理論上可以說,所有人類活動的市場空間就是人形機器人的市場空間。

    親人場景更可能成為

    人形機器人的核心市場

    證券時報記者:您如何看待機器人產業的應用場景?哪些場景可能會率先應用人形機器人?

    裴耘:從現實的角度看,至少在人形機器人投入應用的早期階段,親人場景更可能成為人形機器人的核心市場,例如,情感陪伴甚至陪護,家政類如雜物整理甚至烹飪,以及普通模特、新手主播或隨行助理等需要與人交互的簡單工作等。相對的,人形機器人在復雜或效率優先的場景下的替代性則會比較低,比如人形機器人在物流搬運場景下的效率和性價比大概率會遠不如自動叉車或者AGV機器人;交通運輸場景下自動駕駛系統基本不會留給人形機器人一個占座的機會;科技研發等復雜場景未來更多是計算機程序或者AI的天下,本身就能算得飛起最好沒人來打擾;而日常白領工作中簡單點的任務RPA機器人也可以一手包辦。

    但這并不意味著人形機器人的應用空間有限。恰恰相反,從廣義上看,到目前為止的人類世界還是根據自身的生理和認知而形成的,換句話說,整個世界底座和改變世界的工具還是基于眼耳口鼻,兩只手與一雙腳的“硬件形式”來構建,所以依然有大量的生產工具與環境是面向1米5-2米高度的兩足,雙手與五指來設計,因此人形機器人在非常長的時間內,在通用層面較其它機器人將會更天然地契合人類社會的大部分生產形式與工具,只是在部分已經實現高效自動化的領域不具備優勢。

    證券時報記者:以親人場景為例,您認為,商業化落地的難點在哪?

    裴耘:順著親人邏輯的方向看,短期商業化的難點可能有兩個。首先是產品能多接近人類的眼與口,從而真正實現親人。眼,換句話說就是以機器視覺CV為主的多傳感融合能力,當前的人形機器人能在多大程度上接近人眼。初步要求是如何在人類低速但更加復雜的生活場景,而不是高速公路上正常行走;進階地說,機器人不僅要能讀懂圖片,還要能理解動作,能閱讀并理解表情,并做出恰當的反饋輸出???,就是以自然語言處理NLP為主的語義語音理解與表達,能多大程度上理解人類的多輪對話,這不僅包括內容,還包括語音語調與語速的含義,然后同樣合理恰當地輸出表達。在此基礎上,再考慮如何像人一樣將語音和圖像結合后做出真正類人的準確理解與輸出。眼與口這兩者本身不是機器人本體/企業的能力,需要依賴于跨學科的企業和團隊共同合作才能做出突破。當前,這兩個領域的技術都在不斷向前,但滲透進人們生活的應用進展還比較有限,換句話說,目前的人形機器人還不真正具備即便是部分的“人性”, 所以,人形機器人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將更多地作為親人場景的工具屬性而存在。

    其次,既然更多作為工具,多任務的兼容能力很可能是作為類人形機器人產品需要證明自己的地方。如果不是為了買來炫耀,3萬美元的Optimus到底可以做什么是個靈魂拷問。如果沒用,那這一代的Optimus很難逃過上一代Atlas和Asimo的結局。當前的第一代人形機器人最好可以展現出兩個以上關聯場景的真實應用能力。它并不需要在收拾雜物的場景里證明自己比一臺堆碼跺機械臂更高效,而是作為一個類人平臺,不僅能堆碼跺,理完貨后還能拿起抹布擦個桌子亦或者拿起垃圾袋出門丟個垃圾等,也許效率上都遠不如專業的工業或者清潔機器人,但在親人場景內多用途作業能力的展現將會為類人機器人的商業價值踢開一個很高的天花板,這本身也是當前類人手臂的協作機器人所希望實現的商業愿景之一。

    此外,這種多任務能力實現的前置條件越少越好,使用者不需要特意改變已有的工作或生活環境去配合機器人,也不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學習如何訓練機器人等等。畢竟這個世界已經是按照人形來構建,雖然當前的人形機器人大概率無法實現拆箱即用,但長期來看,如果人形機器人本身不能盡快做到拆箱即用,就是沒有真正做到PMF(產品和市場需求的契合點),也就失去了人形的意義。

    總結來說,人形機器人的商業落地在親人場景的互動與工具兩個應用方向上都還有一段路要走。前者的道路上相對漫長,有可能還需要翻越高山。后者率先實現突破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隨著工具屬性而來的性價比問題也有可能在資本助推下加速實現虧損上量,上量后降價,再上量,從而加速到達商業臨界點的可能。屆時的市場空間也將直接取決于落地場景的多少與大小。

    近5年內與集成電路

    尚不屬于一個量級

    證券時報記者:再回到股權投資領域,在機器人眾多細分賽道中,您最看好哪些賽道?遠翼投資在機器人產業的投資布局如何?主要的投資邏輯和優勢是什么?

    裴耘:發現賽道價值,判斷技術釋放價值,識別業績增長潛力是我們的核心邏輯順序。這一塊我們在賽道價值上優先工業與服務兩大主流賽道,其次再在其中尋找上升空間大增速快的細分賽道。

    舉例而言,我們對于商用清潔龍頭高仙與醫療手術機器人龍頭微創的投資都是源于對這兩條藍海賽道的價值認可,進而研究新一代機器人技術,例如基于多傳感融合的SLAM、驅控一體等,在產品端所能釋放出的價值,再結合可驗證的商業實踐進度與行業身位,從而形成了完整的投資判斷。即便是在相對成熟的工業機器人賽道,也是因為看好賽道內輕/小型化與柔性協作的細分賽道趨勢與未來空間,而選擇了珞石,它恰好是國內為數不多能夠依靠底層的核心控制器能力,橫跨兩個賽道推出高質量產品的企業。

    回頭看投資高仙時,它只一個SLAM模組與技術領先的公司,首款75系列機器人的出貨量微乎其微,但如今企業的產品線已經延伸至7條,僅3年時間我們的綜合回報已經超過10倍。而同期投資的微創機器人更是已在港股上市。類似的珞石,去年投資時,還只能說是運動控制做的不錯的輕型工業機器人企業,協作機器人都還沒有發布量產。但僅1年時間,珞石全力控的柔性協作機器人不僅快速推向市場,而且已開始服務于一汽豐田、康明斯、小米智能工廠等行業頭部客戶。項目估值也在1年時間里實現了超過翻番的增長。

    作為背靠遠東宏信集團的戰投基金,我們在進行股權投資時得到了集團金融與產業資源的強力支持。在項目或者新產品的早期階段為企業提供了大量的醫院、學校以及工程機械等行業一線的實際場景,幫助企業迭代產品的同時也打磨了行業案例。在企業的發展過程中,我們持續地從融資與經營性租賃兩個維度為所投資的企業提供盡量完整的金融解決方案,盡力協助企業更好的實現銷售甚至經營模式的探索。

    證券時報記者:在您看來,機器人尤其是人形機器人產業鏈,能否成為繼集成電路等硬科技產業后,又一個被一級市場追捧的新賽道?

    裴耘:人形機器人至少在近5年內都會遠小于半導體或集成電路,甚至根本就不會是一個量級的賽道。但因為當前賽道的市場基數幾乎為零,所以但凡有一個真正能解決問題的產品誕生,整個賽道就可能會產生一波爆發,然后和幾乎所有科技賽道一樣經歷Gartner曲線中過度炒作并伴隨泡沫破滅與淘汰的周期。如果沒有湊上第一波的熱鬧或者在第一波里陣亡了,屆時可能會是一個更適合投資布局的窗口期,真正廣闊市場空間在那時也會鋪成并展現在人們面前。但如果堅定看好又希望盡早介入,個人建議可以考慮把Optimus的BOM(物料清單)大致拆解一下,提前布局些人形機器人的核心器件不失為一個相對穩健的投資思路。

    對于機器人產業,特別是新一代的機器人賽道,我們需要在行業早期就勇敢投入的探索者,也需要在行業發展中持續投入的助推者,這不僅包括投資人也包括產業方和創業者。但不管哪一個階段,以何種身份參與,最好都能建立在深刻的獨立認知之上。畢竟機器人行業不是互聯網也不是新能源,至少當前依然是一個長周期、慢爆發、高壁壘且巨頭林立的行業,不要輕易地因為大佬就跟風一搏。

    校對:李凌鋒

    責任編輯: 高蕊琦
    聲明:證券時報力求信息真實、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質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報”官方APP,或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了解股市動態,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
    網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言
    發送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報立場
    暫無評論
    為你推薦
    時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視頻
      換一換
      任你玩人免费视频_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_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69影视_第1页